问题库

为什么说结束叙利亚内战、实现永久和平非常难?

灵夕心世界
2021/6/10 5:34:23
为什么说结束叙利亚内战、实现永久和平非常难?
最佳答案:

大家好我是振远军事交流,这个问题我来给大家分析一下。叙利亚南部是沙漠地带,东部是大片的新月沃土。该国家具有很大战略意义的主要土地只有两块--总统阿萨德及其同盟控制的沿海平原与西部的山地,以及伊斯兰国(ISIS)控制的东部幼发拉底河地区。

这两个地区在北部的阿勒颇市附近相交接,阿勒颇正是内战的前线。西方国家支持的逊尼派反对武装控制了阿勒颇及其周围。

ISIS在叙利亚控制的领土以叙利亚的沙漠为界限,大部分位于幼发拉底河附近。ISIS从伊拉克安巴尔省向北扩张,沿着幼发拉底河进入叙利亚,于2015年的6月30日多去了伊拉克与叙利亚的交界城市阿布卡马尔,并继续向北,朝着土耳其边境进攻。ISIS跨国土耳其边境,将位于西部的沙漠作为障碍,可以轻而易举的控制幼发拉底河。

由于它经济上的重要性,在内战开始之前,代尔祖尔镇就一直都有部队镇守。阿萨德机同盟瞄准了该地域的桥梁和基础设施,是的ISIS的补给非常紧张,这一点鼓舞了阿萨德的军队。但是,这导致的是阿萨德政权必须从空中运送军事人员。军事人员的短缺是的政府军无法发挥作用,使得ISIS控制了除了一些军事重地之外的大部分代尔祖尔镇。

除了帕尔米拉,ISIS很难夺取幼发拉底河沿岸之外的其他城市。帕尔米拉位于叙利亚中部,周围被山地和沙漠包围,是重要的历史名城。在库尔德人和美国空袭的打击下,ISIS试图进攻阿勒颇的努力遭到了逊尼派和阿萨德政权的抵抗。

然而逊尼派不太可能打退ISIS。叙利亚军队及其同盟位于逊尼派的西侧,限制了逊尼派的活动。

在西部沿海,阿萨德的军队驻守在一个比较适合的位置。这里与黎巴嫩北部接壤,与阿萨德关系模切的真主党控制着黎巴嫩边界的大部分地区,阿萨德政权董茜茜都有两道屏障,沙漠和沿海。该地区的海上供应线的维持比较容易,空军也可轻而易举的进行侦查和攻击。

俄罗斯则将其注意力集中在北部地区。这也使得有很多人批评俄罗斯,觉得俄罗斯披着恐怖主义的外衣来掩盖打击西方国家的支持,对阿萨德政府造成威胁的反政府武装。俄罗斯的空袭目的是清除该地区的反对武装,使得阿萨德政府的地面部队可以在伊德利卜和阿勒颇两个地区进行活动。

这种战略遭到了抵抗。土耳其此前就击落了一架俄罗斯飞机,声称该飞机侵犯了其领空。

叙利亚冲突的地区分布现状决定了结束这场冲突的选项。在最具有能力打败ISIS的军队中,拥有7万人的逊尼派反对派被地形所困。他们位于土耳其的边境,这意味着他们可以获得供应和人员,但是阿萨德政府位于其西部和南部,ISIS位于其东部,使得逊尼派反对派呗重重包围。

而且,逊尼派过于分散,难以做出集体性的军事决定。及时他们做出了决定,该决定会承担很大的风险代价。对于东部的空袭或许能减轻来自ISIS的压力,但是除非西部边境保持安全(而阿萨德政府并没有能力做出保证,且人民对其信任度不高),任何针对ISIS的进攻性措施对于逊尼派来说付出的代价过高。

立本草堂

2021/6/19 18:15:37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1个)

1个回答

  • 我是广西阿云

    2021/6/23 7:13:26

    俄罗斯、伊朗、叙利亚现在的关系非常微妙,甚至可以用尴尬来形容。现在叙利亚局势基本称得上大局已定,然而怎么去协调各方关系却成了三方均需面对的难题。

    尽管美国、土耳其在叙利亚均还保持有军事存在,但基本已改变不了大的局势了。那么剩下就是俄、伊、叙如何划分“蛋糕”了。

    “毛熊”一贯“胃口”很大,而在叙问题上也确实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它自认为要分最最大那块甚至全部。这样俄伊这对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如今变成了竞争关系。

    凭心而论,伊朗在叙利亚问题上也发挥过关键作用,如果没有伊朗早期的“全力投入”,也许巴沙尔就撑不到后来的俄罗斯介入。

    有这份“付出”与功劳,伊朗自然不想成为“杨白劳”。并且就伊朗的“中东大战略”来说,也不可能会放弃增加影响力的机会。

    站在巴沙尔的角度,这也确实是两难问题。论实力“毛熊”毫无疑问有扭转乾坤的作用,但要论全心全力那非伊朗莫属。

    “毛熊”因利而动,而伊朗作为什叶派“老大”,无论到什么时候提供帮助都责无旁贷。尤其是在与以色列的争端上,“毛熊”更是暧昧不清。

    尽管叙利亚接受军援部署了防空系统,但实际上与烧火棍无异。土耳其战机在“默契”下有限度“自由”飞行于叙利亚上空,而以色列战机则能肆意地狂轰滥炸。

    巴沙尔作为叙利亚的“当家人”能不憋屈么?能没有想法吗?所以加强与伊朗的关系是必然原则,毕竟“远亲不如近邻”。

    近日叙利亚、伊朗军方高层发表联合声明,宣称两国建立牢固的战略关系、共同应对安全威胁,并加强在防空方面的密切合作。

    尽管这有共同应对以色列的因素,但何尝不是向俄罗斯表明态度呢?站在巴沙尔角度考量,按照俄的态度,那么土耳其、以色列问题永远无法解决,当下唯有联手伊朗。

    这是俄罗斯在叙利亚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因此对于伊朗参与“叙利亚建设”,俄大体是也不得不接受的一个事实。

    其实不仅是叙利亚问题,连整个中东问题都基本是这个状况。为应对美国俄伊必须合作,但随着美国逐渐减少存在,那么俄伊原本的合作将逐渐变成合作与竞争并存的关系。

    有不同观点,欢迎留言区分享。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花木童说史!

相关问题